第四十章

伊丽莎白非把那桩事告诉吉英不可了,再也忍耐不住了。于是她决定把牵涉到姐姐的地方,都一概不提,第二天上午就把达西先生跟她求婚的那一幕,拣主要情节说了出来,她料定吉英听了以后,一定会感到诧异。

班纳特小姐对伊丽莎白手足情深,觉得她妹妹被任何人爱上了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因此开头虽然惊讶,过后便觉得不足为奇了。她替达西先生惋惜,觉得他不应该用那种很不得体的方式来倾诉衷情;但她更难过的是,她妹妹拒绝会给他造成怎样的难堪。

她说:“他那种十拿九稳会成功的态度实在要不得,他至少千万不应该让你看出这种态度,可是你倒想一想,这一来他会失望到什么地步埃”

伊丽莎白回答道:“我的确万分替他难过;可是,他既然还有那么些顾虑,他对我的好感可能不久就会完全消失。你总不会怪我拒绝了他吧?”

“怪你!噢,不会的。”

“可是我帮韦翰说话帮得那么厉害,你会怪我吗?”

“不怪你;我看不出你那样说有什么错。”

“等我把下一天的事告诉了你,你就一定看得出有错了。”

于是她就说起那封信,把有关乔治·韦翰的部分,都一点一滴讲了出来。可怜的吉英听得多么惊奇!她即使走遍天下,也不会相信人间竟会有这许多罪恶,而现在这许多罪恶竟集中在这样一个人身上。虽说达西的剖白使她感到满意。可是既然发现了其中有这样一个隐情,她也就不觉得安慰了。她诚心诚意地想说明这件事可能与事实有出入,竭力想去洗清这一个冤屈,又不愿叫另一个受到委屈。

伊丽莎白说:“这怎么行,你绝对没有办法两全其美。两个里面你只能拣一个。他们两个人一共只有那么多优点,勉强才够得上一个好人的标准,近来这些优点又在两个人之间移来动去,移动得非常厉害。对我来讲,我比较偏向于达西先生,觉得这些优点都是他的,你可以随你自己的意思。”

过了好一会儿,吉英脸上才勉强露出笑容。

她说:“我生平最吃惊的事莫过于此,韦翰原来这样坏!这几乎叫人不能。相信达西先生真可怜!亲爱的丽萃,你且想想,他会多么痛苦。他遭受到这样的一次失望!而且他又知道了你看不起他!还不得不把他自己妹妹的这种私事都讲出来!这的确叫他太痛苦了,我想你也会有同感吧。”

“没有的事;看到你对他这样惋惜和同情,我反而心安理得了。我知道你会竭力帮他讲话,因此我反而越来越不把它当一回事。你的感情豪爽造成了我的感情吝啬;要是你再为他叹惜,我就会轻松愉快得要飞起来了。”

“可怜的韦翰!他的面貌那么善良,他的风度那么文雅。”

“那两位年轻人在教养方面,一定都有非常欠缺的地方。一个的好处全藏在里面,一个的好处全露在外边。”

“你以为达西先生只是仪表方面有欠缺,我可从来不这么想。”

“可是我倒以为你这样对他深恶痛绝,固然说不上什么理由,却是非常聪明。这样的厌恶,足以激励人的天才,启发人的智慧。例如,你不断地骂人,当然说不出一句好话;你要是常常取笑人,倒很可能偶然想到一句妙语。”

“丽萃,你第一次读那封信的时候,我相信你对待这件事的看法一定和现在不同。”

“当然不同,我当时十分难受。我非常难受……可以说是很不快活。我心里有许多感触,可是找不到一个人可以倾诉,也没有个吉英来安慰安慰我,说我并不象我自己所想象的那样懦弱,虚荣和荒诞!噢,我真少不了你啊!”

“你在达西先生面前说到韦翰的时候,语气那么强硬,这真是多么不幸啊!现在看起来,那些话实在显得不怎么得体。”

“的确如此,我确实不应该说得那么刻毒,可是我既然事先存了偏见,自然难免如此。有件事我要请教你。你说我应该不应该把韦翰的品格说出去,让朋友们都知道?”

班纳特小姐想了一会儿才说道:“当然用不着叫他太难堪。你的意见如何?”

“我也觉得不必如此。达西先生并没有允许我把他所说的话公开外界声张。他反而吩咐我说,凡是牵涉到他妹妹的事,都要尽量保守秘密;说到韦翰其他方面的品行,我即使要对大家说老实话,又有谁会相信?一般人对达西先生都存着那么深的成见,你要叫别人对他有好感,麦里屯有一半人死也不愿意。我真没有办法。好在韦翰马上就要走了,他的真面目究竟怎样,与任何人都无关。总会有一天真相大白,那时候我们就可以讥笑人们为什么那么蠢,没有早些知道。目前我可绝口不提。”

“你的话对极了。要揭露他的错误,可能就会断送了他的一生。也许他现在已经后悔,痛下决心,重新做人。我们千万不要弄得他走投无路。”

这番谈话以后,伊丽莎白的骚忧的心境平静了些。两星期来,这两件秘密心思一直压在她的心头,如今总算放下了一块大石头,她相信以后要是再谈起这两件事来,不论其中哪一件,吉英都会愿意听。可是这里面还有些蹊跷,为了谨慎起见,她可不敢说出来。她不敢谈到达西先生那封信的另外一半,也不敢向姐姐说明:他那位朋友对姐姐是多么竭诚器重。这件事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,她觉得除非把各方面的情况里里外外都弄明白了,这最后的一点秘密还不应该揭露。她想:“这样看来,如果那件不大可能的事一旦居然成了事实,我便可以把这件秘密说出来,不过到那时候,彬格莱先生自己也许会说得更动听。要说出这番稳情,非等到事过境迁,才轮不到我呢!”

现在既然到了家,她就有闲暇的时间来观察姐姐的真正心情。吉英心里并不快活。她对彬格莱仍未能忘情。她先前甚至没有幻想到自己会对他钟情,因此她的柔情密意竟象初恋那么热烈,而且由于她的年龄和品性的关系,她比初恋的人们还要来得坚贞不移。她痴情地盼望着他能记住她,她把他看得比天下任何男人都高出一等,幸亏她很识时务,看出了他朋友们的心思,这才没有多愁多恨,否则一定会毁了她的健康,忧乱了她心境的安宁。

有一天,班纳特太太这么说:“喂,丽萃,这一下你对于吉英这件伤心事怎么看法呢?我可已经下定决心,再也不在任何人面前提起。我那天就跟我妹妹说过,我知道吉英在伦敦连他的影子也没有见到,唔,他是个不值得钟情的青年,我看她这一辈子休想嫁给他了。也没有听人谈起他夏天会回到尼日斐花园来,凡是可能知道些消息的人,我都一一问过了。”

“我看他无论如何不会再住到尼日斐花园来。”

“哎哟,听他的便吧。谁也没有要他来;我只觉得他太对不起我的女儿,要是我做吉英,我才受不了这口气。好吧,我也总算有个安慰:我相信吉英一定会伤心得把命也送掉,到那时候,他就会后悔当初不该那么狠心了。”

伊丽莎白没有回答,因为这种想入非非的指望,并不能使她得到安慰。

没有多大工夫,她母亲又接下去说:“这么说来,丽萃,柯林斯夫妇日子过得很舒服啊,可不是吗?好极好极,但愿他们天长地久。他们每天的饭菜怎么样?夏绿蒂一定是个了不起的管家婆。她只要有她妈妈一半那么精明,就够省俭的了。他们的日常生活决不会有什么浪费。”

“当然,丝毫也不浪费。”

“他们一定是管家管得好极了。不错,不错。他们小心谨慎,不让他们的支出超过收入,他们是永远不愁没有钱的。好吧,愿上帝保佑他们吧!据我猜想,他们一定会常常谈到你父亲去世以后,来接收浪搏恩。要是这一天到了,我看他们真会把它看作他们自己的财产呢。”

“这件事,他们当然不便当着我的面提。”

“当然不便,要是提了,那才叫怪呢。可是我相信,他们自己一定会常常谈到的。唔,要是他们拿了这笔非法的财产能够心安理得,那是再好也没有了。倘若叫我来接受这笔法庭硬派给他的财产,我才会害臊呢。”

上一篇:第三十九章
下一篇:第四十一章

使用搜索工具,可以更快找到你想要的资料!

特别推荐
    最新资料
    快乐赛车直播开奖视频 安徽快3走势 快乐赛车是不是假的 快乐赛车微信群 快乐赛车的规律 快乐赛车平台官网 快乐飞艇彩票安全吗 快乐飞艇官方网站 快乐赛车官方开奖结果 快乐赛车开奖时间 快乐赛车直播开奖视频 安徽快3走势 快乐赛车是不是假的 快乐赛车微信群 快乐赛车的规律 快乐赛车平台官网 快乐飞艇彩票安全吗 快乐飞艇官方网站 快乐赛车官方开奖结果 快乐赛车开奖时间